慎独

吸荣小号*^O^*

类寺【学园系列】【有私设】目测短打

emmmm我来写文啦
因为是新手原因 今天闹了不少笑话 我现在这给那位作者道个歉 (这玩意怎么艾特?)然后给帮忙科普的人说声感谢
  

另:这是按照一个小姐姐要求来写的 她站类寺 只能宠着啦
下面进入正题


        “道明寺,出了名的学校小霸王。
一出场即使没有张学友的《饿狼传说》,仍然气场八米,一个眼神逼退他人。”
        “ 花泽类,学校的忧郁王子。因为有其混血儿一般的样貌与其出色的才能,一直是女孩子们的争论对象。”
        “能不能别念这么中二的介绍...”董杉菜白了一眼陈青和,“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诶?那好吧,”青和凑上脸,“听说他们关系不一般哦。”
       “道明寺倒追花泽类。”


       “类,早上好啊~”道明寺早上起来一副傻傻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两人宿舍里道明寺的床极其糟乱,而隔床异常整洁。
      “你不是说体验生活么,”仍在被窝里赖床的类飘忽地瞟了道明寺一眼,“收拾房间都做不到呢。”
         小学鸡道明寺开始嚷嚷,“我觉得我很干净...唔”
         花泽类突然起身用嘴堵住了道明寺的嘴,“要我好好教你吗,阿寺...”
        嘴唇轻柔地划过道明寺好看的脖颈线,再吻住蝴蝶骨,嘴唇轻轻在上面打转。
        道明寺平时有力的身体被类控制住了,一点都动弹不得,类的眼神闪过一丝情欲,凑到道明寺的耳边轻言,“想被我上吗,阿寺?”
        “你想的吧?”
        声不应景,一阵小提琴的闹铃划过暧昧的气氛,花泽类不耐烦的起身,挂断闹铃。起身理了理衣服,“阿寺,去上课吧。”
       撩...撩完就跑???
       路上不少学妹早就站在一旁递小饼干了,道明寺嚣张得意地收下了看得顺眼的,花泽类勾勾手指,示意他交上来。
       花泽类一口吃掉一块小熊饼干,小学鸡正要大喊你为什么要吃我的饼干你吐出来,花泽类惬意地望着他,“怎么,你沾花惹草还不让我解决?”
        小学鸡自然在花泽类十级腹黑的毒舌功力败下阵来,乖乖接受类的投喂。
        “啊啊啊啊啊你们看他们在干什么!!”
       “果然长得好看的男生都是一对吗!!”
        花泽类微微昂起头,心想:阿寺是我的,小熊饼干是阿寺的,那小熊饼干也是我的。
        哼╯^╰

有机会更个2吧
2里保不准开个车
(*´∀`)~♥谢谢这个圈子里的你们呐~


[寺类]当花泽类变成了猫

“阿寺,我好难受...”花泽类在道明寺的大床上蜷卧,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脸色苍白。
“你怎么了?”道明寺焦急地凑上脸,宠溺地揉揉类的卷发,把他抱在怀里,“睡一觉就好了。”随即在类的额头一吻。
那个吻好像有魔力似的,花泽类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花泽类就醒了。刚想扯动声带,就听见一声猫叫。
猫?哪里有猫?花泽类疑惑地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变成了猫爪。类轻快地跳下床,来到镜子前。镜子前只有一只通身雪白的波斯猫,眼瞳颜色一只黄一只蓝,额头上还有些许卷毛。
类还未反应过来,道明寺恍然在床上醒来,见身边没有了人,朦胧的和已经变成猫的类对上了眼睛。
道明寺明显愣了一会,而类则十分紧张,万一阿寺认不出自己怎么办?
道明寺翻身下床,蹲在花泽类面前,“类,是你吗?”
类点点头,将头往寺那蹭了蹭。
“怎么搞得啊!!”性格一向火爆的道明寺抱起花泽类,类趴在寺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还用小舌头舔舔寺的耳朵。
道明寺:糟糕,不想让他变回来了怎么办
阳光大好,道明寺抱着类出门散步。
一路上的人指指点点,“看,那个帅哥抱着一只波斯猫诶。”“那只波斯猫好漂亮...一定很贵吧。”
道明寺和花泽类走进一家面包店,一向不怎么喜欢甜食的类竟然指着甜甜圈示意要买这个,于是道明寺便买了一包。
坐在面包店的窗前,道明寺看着类的脸弧线,忽然坏笑,拎起一块甜甜圈,用嘴咬住,再放在类的脸前。
花泽类黑线,此时的视角道明寺格外地像一只大狗在亲昵地向前示好。
花泽类优雅地咬住甜甜圈,双方两边各吃了起来,道明寺看着类的猫脸越来越近,最终在最后一口时亲上了花泽类。
道明寺心满意足地回家,时不时撸一撸类的猫毛,(类:你问过我么o(´^`)o)最终把类抱在怀里用电脑做作业。
花泽类看着道明寺对自己为所欲为,气呼呼地要报复,于是一会在阿寺的耳旁哈气,一会在锁骨旁舔舔。
道明寺被这一鼓捣,就是心中有欲火也不能发泄,一脸哀怨地望着类。类愉快地望着他,向他示威。
于是这两人就这么玩了一个下午,天色越来越晚,最后那黑天鹅绒一样的黑夜笼罩整个世界。
花泽类再次感觉不舒服了。他蜷缩在地上,道明寺焦急地凑上脸,一张人脸出现在寺的眼前。
变回来了?
道明寺把变回人形的类压在床上,眼神逐渐暗淡,声音逐渐沙哑,“这可是你自作自受哦。”
于是类三天没下床(*`д´)
阿四儿表示这可是你先撩的~

类寺 ooc警告 雷勿进

文笔渣的小号来写写把我洗脑的神剧里我最爱的cp
3
2
1
——————————
“花泽类,你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疯女人了吧?”
一字一句,如履寒冰。
道明寺曾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放手,放手啊!你们弄疼我了”
道明寺看着眼里的罪魁祸首挣扎,类会放手的吧?
可是 为什么他还不放
为什么
为什么?
道明寺忽地把手一甩,杉菜顺势靠在花泽类怀里。
于是道明寺说出了20多年来人生最不想说的一句话。
“以后你不许再和我说话。”
不顾身边西门和美作焦急的表情,把头别开。
花泽类瞳孔闪了闪,但那洋娃娃一般脸一动也不动。
“我们走。”
————————
这是花泽类第一次到酒吧。
以前美作和西门经常请他,道明寺有时也去,但花泽类一次因为没有。
找了个生僻的位置,却没想到有人一开始就注意了他。
橙色暧昧灯光下的一张张年轻不凡的脸,在白天又经历过什么呢。
“第一次来?”男人轻佻的把手搭在花泽头,肩花泽类喝蒙了,也没闪躲,往那人肩膀上靠去。
“类。”
花泽类忽地惊醒,往声音来源望了望,在酒精作用下笑着望着那个身影。
道明寺心一动,转身冷冷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男人知难而退。
“你喝多了。我们回家。”
多么温暖的一句话啊。
花泽类如是想。
——————————
“喂,类,你喜欢我吗?”
小小的道明寺对小小的花泽类说。
花泽类点了点头,患有自闭症难得露出了微笑。
“喂,类,你喜欢我吗?”
在安顿好花泽类之后,道明寺对着那张熟悉无比的脸问道。
是知道他不会回复的问道。
不知过了多久,道明寺起身。
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拉住他,这一次中间没有别人。
“阿寺,我喜欢你。”
床上的人像一只猫一样慵懒地笑着,睫毛一闪一闪。
“好巧,我也喜欢你。”
  

end
我觉得我还没崩T^T

脑洞延伸.番外2(理工男在西藏的吸荣日常)

即使在西藏也要吸荣^O^鬼知道我这十几天经历了什么
话不多说 开始咯
哥斯拉,原指电影《哥斯拉》里虚拟怪兽,但当我们的发宗得知天上还有这么种高科技后,得意洋洋地把自己的那份取名为哥斯拉 (星君表示无解)
哥斯拉实际上就是天上的一种高科技仪器,利用高速运动的分子原子blablabla...(说了一堆发宗听不懂的东西)总而言之,可以使地上的居住所出现短暂的停电。若是水用哥斯拉可以停水,电子产品用哥斯拉可以使电子产品短暂的黑屏
其实一开始,发宗是极其不愿意用的,因为总觉得恶作剧的方式很幼稚(真香警告)
发宗:我就是从这跳下去,我也不会用哥斯拉一次!
星君:随你便
然后
发宗:真香
于是网瘾老人仿佛打开了新世界233333

看着tag里各位dalao的文不禁瑟瑟发抖...
还有就是(严肃)
最近微博黑粉有点猖狂
我们不去黑他们的蒸煮,不代表不黑他们
所以佛系追星但不佛系反黑!!
微博关注反黑反伪联盟,大家一起打卡啦~
让那些黑粉真的被哥斯拉!!

脑洞延伸3

原谅我现在才发 (虽然我知道没什么人看 但只是自给粮)
“丹尼仔~”发宗敲开了眼前的门,随着对方惊诧的目光,陈百强先开口了,“国荣?顶解是你啊?”随后一拳锤上(并不)发宗的小毛头,“你个改词老!怎么上来了?”
发宗心情复杂地解释了一切后Danny仔表示理解,送走他时还约,“下次同我搓麻将啊~”
2003年12月30日,发宗在云端上度过了第一个圣诞节。虽然玉清咋咋呼呼很不喜这“蛮夷”才过的节,但还是口嫌体正(?)地买了棵圣诞树。
发宗从和唐生一起过圣诞的梦中回到云端,然后和丹尼仔等几个熟人一起自摸起了大三元。“诶,上次同嘉玲还没搓完呢,她就醒了,估计是伟仔喊她。”丹尼正要说话,就见星君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凑近发宗耳边,“喂,地上来了个人,你看看熟不熟悉。”发宗过去了,之间一个瘦弱却气场强大的背影,“阿梅?”
那人应声而转,不是阿梅是谁?两人泪眼汪汪(?)地凑在一起寒暄起来。“以后你就住在这啦,”哭过了之后的发宗笑了笑,亮晶晶的眼睛一闪一闪,“我隔壁有好多房子,你来挑啦~”
所幸在这云端上,还有你们陪着我啊。还有唐生,要想想下辈子怎么补偿他了。
随着上来的时间越来越长,发宗的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了。错过了便是错过,还是想想怎么补偿吧。
进入千禧年的第一个十年就这样过去了。qq崛起,视频网站逐渐风靡,大陆也出了不少优秀的明星,而香港逐渐没落,像个中年人,再无壮年光辉灿烂。发宗在云端.5新款平板上又下载了不少软件,偶然看见一个粉色带有蜜汁萌点的包装,想都没想就点进去。“不知道他们有没忘记我,”一边嘀咕,一边搜索着自己的名字,“张国荣”。“好多条消息的样子...”努力学习国语简体汉字未果的发宗半蒙半猜地点开了第一个视频,“这不是热.情演唱会吗?”接着发宗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放出了自己的神兽——哥斯拉...
恐怖片.gif
(人称混乱...可能因为我爱发宗这个称呼吧^O^)

脑洞延伸小番外

因为工作日忙得一塌糊涂...所以弄个小番外娱乐下
星君视觉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行,我是天国东方的一位星君。
在天国工作了几百年的我,最近因为一位刚上来的地人而耽误了工作。
他叫张国荣,别名张发宗。
玉清大帝吩咐我给他办一场接风洗尘的演唱会,导致我最近十分忙碌,还要盯着那位地人,防止他逃回地面。
据线人报道,最近深夜张国荣的家里会穿出极其奇怪的旋律,身影还不停地晃动。
据查阅古籍,这是一种变身法术,无解。
我也只好无奈地继续盯紧他。
终于到演唱会那天了,我也舒了口气,这是我监视他的最后一天。过了这天,我可以放个长假。
演唱会顺利进行着(除了底下咸湿的粉丝,以及撩粉丝成了日常的国荣)
随着灯光一黑,到了演唱会末尾。望着台上升起的烟雾,我有点不祥的预感。
紧接着,一段诡异的旋律响起了。线人在通话机里大吼“是变身术!”
我赶忙向舞台奔去,可是已经迟了!
张国荣!
张国荣!
变成了!
张发宗!!!
他一边在台上唱着尴尬的rap,一边疯狂地摇晃着头和手。我转过头,看着粉丝们大叫的口型——激光中!!!
说疯就疯的猴子.GIF

脑洞延伸2

❗❗撞梗&伪科学预警!!
于是我戴上了那副眼镜。
我跑到云端,趴在围栏上。这里是维多利亚港,这里是沙田,这里是...文华酒店。
地上自己的遗物散落了一地,血迹仍未干,以前的自己被披上了一块白布。旁边是淑芬,还有赶过来的唐生。我忍不住了,对着下面大吼:“我在里兜啊!唐生!淑芬!”
唐生好像听到了什么,恍惚地转过身,正要看见我时星君扯走了我的眼镜。
唐鹤德迷茫地望了望,阿仔在叫我?
可是......
星君生气地把我拽回大殿,“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我只是想再见他们一面。”
“你可以每天都见,”玉清神出鬼没地拍了拍我的背,“只不过要答应我个要求——”
“咩啊?”
“当然是在这里继续当歌星啊!我用眼镜看你好几场演唱会了,要不是事务繁忙...”
“可以。”我不耐烦地点点头,玉清招呼那星君,“快给发宗找一所住处!对了,要给他配上一箱眼镜!”
玉清迷弟.JPG
我恍然地往云端处瞟了瞟,对不住,唐生。
n日后(人称转变)
发宗悠闲地半躺在院子里的沙滩椅晒日光浴,顺便抽过一双眼镜,懒懒地往云端靠了靠,“唔...我的遗照还挺靓仔噶。唐生...瘦了,淑芬...阿梅...嘉玲...没我同他们搓麻将,他们会不会寂寞咧?”
“发宗?发宗哇!”
星君打开了门,喜冲冲地晃了过来,“你试试我们新科技产品,可以进入人的脑电波交流的...”
“咩...咩啊?”
“就是入梦。”
发宗戴上了类似于耳机的东西,躺在沙滩椅上,诶,星君怎么不见了?不只是星君,还有庭院...沙滩椅...
“阿仔!”
“哥哥?”发宗惊喜地转身,不是唐鹤德是谁?“我好挂住你啊!”
“顶解你走了几天,你都不入我梦来噶?”唐鹤德搓了搓发宗的脸,发宗:“你瘦了!”
唐生泪眼朦胧地望着阿仔,“去到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我迟一点再来...”
突然,星君的声音从耳朵旁传来,“发宗!走了!”
发宗只感觉眼前的唐生越来越模糊,后来只剩下一个黑影...

唐鹤德凌晨两点从床上惊醒,望着身旁阿仔的衣物,自言自语,“我刚刚好像遇到了阿仔。”
整个家还是他走之前的模样,仿佛没有经历那件事一样,阿仔依旧睡在他身旁,而不是冰冷的停尸间。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
唐生苦笑,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错过的,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罢了。
六道轮回,那么艰辛,最爱的人注定要离自己而去吗?
发宗仍然在云端上日光浴.乖巧.jpg

脑洞延伸1:苍穹之上

❗撞梗&伪科学预警

我死了。
跳楼自杀的。
身体坠落在地上,随着粉身碎骨的巨大疼痛,我竟慢慢地飘了起来。望着地上的自己,以及不知所措的行人,还有赶过来的助理,我有点后悔。
还有我爱的人。我的先生。
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这样离开了他们。
正恍惚之际,我上升得越来越高。一个白胡子中年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他穿着中国传统服装。在他身边的,是位雍容华贵的女性。
他一见到我,便点点头,“上帝那西方蛮夷跟我念叨好久了,说非要等你上来。没想到,这么快。”
然而我还是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白胡子老头:“......”
他又转过头,问身边一个官员,“这真的是张发宗吗?又叫张国荣的那个。”
那官员无奈地点点头,“阎王爷那生死簿都写得明明白白的呢。”
白胡子老人又转过头,清清嗓子,两条夸张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咳咳,朕(才想起来改口呢?)乃中国神界的领者,叫我玉清大帝就好了。你已经死了,灵魂上升到这一界来。”
我正想发话,他很快地又开了口,“别跟我提科学。你们自诩世上本无神明,却没想到你们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我们才是这个星球原本的霸主。结果祖上几代下面人口大爆发,我们管辖者就上来了。其实你们平时见到的云,就是我们的大陆。为了避免你们找到我们,大陆是会移动的。人死后,身体物质急剧转化成小分子,以另一种形式聚集起来,当然比原身轻得多,地心引力也会变小......不解释了,烦死人了。”
“我想回去。”
玉清望了我一眼,“回不回去,不是你说了算。你要是不想死,当初就不应该上来。”
我咬了咬嘴唇,抑郁症带来的疼痛此时一全数消失。“让我再看一眼吧。”
“就一眼。”玉清不忍地摆摆手,“星君,送他去。”
星君带我来到云端,递给我类似于眼的东西。
“从这往下看,你就会看到香港。注意不要和其他人对上眼神,特别是眼睛结构不一样的,俗称阴阳眼的人。”

蜜汁脑洞

哥哥在天国的日常,白天和塔塔沾叔耍宝,晚上光临荣迷和唐生梦中,偶尔会上上b站,看看自己的激光中
想想都不怕哥斯拉
ᕦ(ò_óˇ)ᕤ“搞事情